【爱与欲的升华】(第一章 缘起)

    【爱与欲的升华】(第一章 缘起)[1/5页)]

    作者:八九不离十

    字数:9183

    2019/10/19

    第一章 缘起

    「老公,快到家了吗,有惊喜哦。」看着微信中老婆发的消息,我嘴角不由

    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在输入栏快速打出几个字,正准备发送,心中突然就有了

    另外一个想法,果断收起手机,看着办公室的窗外,思绪不由飘向了远方。

    我叫林源,今年三十岁,生活在一个三线都称不上的小城市,就职于一家国

    企单位,活少不累,工资六七千,紧凑三居室房产一套,国产小轿车一辆。

    没有大富大贵,但对于从小就不知上进为何物的我却足够了,父母安康,家

    庭和睦,更重要的是拥有一位好妻子。

    想起自己的妻子,我不由感叹缘分这种东西真是奇妙,我和妻子可馨认识于

    高中,三年的高中同桌,曾经苦苦追求,却被一次次发了好人卡。

    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虽然也经历了几场恋爱,但心中却不知

    为何如同着了魔一样对可馨的一颦一笑念念不忘。

    中间断断续续的联系着,直到那一天,她告诉我,她要结婚了。

    对,可馨的第一次结婚对象并不是我,她第一次结婚对象是大学同学,相距

    我们的家乡三百多公里。

    听说,那位家庭条件挺不错,父母经营着一家公司,家产上千万,但我从来

    没有认为可馨是因为经济而选择了他,因为我知道可馨不是那种人。

    可馨结婚了,我彻底死心,家人也一次次安排着相亲、约会,两年时间,我

    再也没有联系过可馨,唯有夜深人静时脑海中还会浮现出她的面容。

    直到那一天,我听高中同学说,她离婚了。

    可馨和她第一任丈夫的感情其实挺好,但不知从何时起,她丈夫染上了赌博

    的恶习,可馨第一次知道,便输了将近一百万。

    第一次,可馨选择了原谅,然而赌博就像吸毒,很难戒掉,有了第一次,便

    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二年时间,他第一任丈夫输了五百万。

    五百万虽然很多,但对于可馨第一任丈夫的家庭来说,却也能够承受。

    为了帮助他戒赌,可馨和他公公婆婆想尽了一切办法,那时可馨依然没有离

    婚的想法,只想着能改就好,直到,她第一任丈夫动手打了她。

    这些都是可馨在后来告诉我的,后面那些离婚的琐事我知道的并不多,没有

    孩子,可馨也没有拿走一分钱,便独身一人再次回到了家乡。

    得知这个消息后,当时我的心中百感交集,却始终没有联系可馨,但命运这

    种东西,真是说不清,至一次高中同学聚会再一次见面之后,我们之间就仿佛多

    了一根看不见的线。

    在我生活的这个三线之外的小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我们总能在街

    头,电影院,公交车,甚至和朋友吃个地摊喝瓶啤酒都能碰到一起。

    没有任何事先设计,没有任何假意巧合,直到那时我才下定决心,对可馨展

    开了猛烈的攻势。

    追求可馨的过程并不顺利,但最终缘分还是站在了我们这一边。

    搞定了可馨,但因为她离过婚的缘故,我们的事情再次遭到了父母的反对,

    中间磕磕绊绊,最终我们在三年前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三年来,我是幸福而庆幸的,我的家庭条件是远远比不上可馨的第一任

    丈夫的,甚至我们的婚房也是我家和她家一起凑的钱所购买。

    但可馨却从没有因此抱怨过一句,柴米油盐,粗茶淡饭,我们过的平淡而充

    实,幸福而性福。

    对,确实很性福,我与可馨第一次发生关系,就在我们确定关系的当天。那

    时,她明确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她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但过了今天,她便和过

    去一刀两断,而我也不能再提过去,否则,我们只能分开。

    我并没有处女情结,加上从大学到工作几年来,我也不知和多少个女性发生

    过关系,对此更是没有丝毫介意,没有吃醋,没有生气,同样也没有兴奋。

    当我第一次进入可馨身体时,她那低转悠扬的呻吟,翘立的乳头,如涟漪般

    慢慢扩大的乳晕,和私处阵阵的蜿蜒曲折般的吸食以及那源源不断的水流,都让

    我兴奋不已。

    我一次次的在她体内抽动着,没有处女的那种青涩,可馨在高氵朝时猛然加大

    的呻吟,不由自主弓起的身体,以及使劲在我后背抓拧的释放,无时无刻都散发

    着一种成熟的魅力和气息,而正是这种魅力和气息让我着魔,让我痴迷。

    结婚三年来,我们的性生活是和谐而开放的,可馨的性欲并不算强烈,结婚

    几年来,她主动做爱的次数少之又少,但她的身体却是极其敏感的。只需稍稍挑

    弄一下她的乳头,你便能清晰感受到,原本那花生般大小的柔软在你手中慢慢扩

    散,慢慢变大,最后坚硬如石子。

    这时的她,总会红着脸,轻骂一声变态,而当我继续揉捏着她的乳头,轻轻

    拉扯,或者用柔软的舌头舔弄时,便能听到她嘴中,不时发出的几声喘息,以及

    那不由自主将我抱紧的双臂。

    当我的手掌覆膜着她柔软的肌肤,探入她双腿间的蜜穴时,会发现那里早已

    泥泞一片。

    轻轻拨弄她的阴唇,不经意间划过她那耸立起的阴蒂,再用食指偶尔探入幽

    径深处,这时,她的那原本不时发出的几声喘息,便会变成一声声连绵不断的,

    忽低忽高的轻吟。

    无需我再撩拨,她那带着炙热气浪的喘息声便会在我耳边响起:「老公,操

    我。」

    两个字,便是一场大战的开端,我们享受做爱,并愿意共同探索做爱的乐趣,

    并从不吝啬做爱之时的一些粗俗之话,因为一次次实践证明这些粗俗之话,对她

    是最好的催情剂,对我则是最强的能量包。

    可馨的性观念是开放的,她曾说对我说过,老公,这辈子我做定你床上的荡

    妇了。」

    正如她所说,床下的可馨端庄贤惠,床上的她娇媚诱人,令我结婚三年来,

    百食不厌。

    不过,这些仅仅限于我们两人之间,我没有淫妻癖,可馨也从来不是荡妇淫

    娃,一切都是为了我


    【爱与欲的升华】(第一章 缘起)[1/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