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节

    第82节[1/2页)]

    当事人倒是笑眯眯的。

    “老板娘,麻烦帮我码一下。”

    老板娘一边帮忙码递箱,一边毫不遮掩地上下打量着杜霄:“小伙子长得真是高啊,一米九了吧。”

    “差一点。”

    “真是帅啊。和许小姐真配。”

    “谢谢。”

    这两个人还聊上了……

    ……

    两人吭哧吭哧把递那回了家,许荧把门打开,才发现萧露居然还没有回来。

    杜霄放下递,没有递箱遮挡,杜霄黑色衬衫上那一片灰扑扑的痕迹,变得更加醒目。

    许荧忍不住说:“得找萧露要干洗费。”

    杜霄笑:“拿个毛巾擦一下就好了。”

    徐许荧点头:“我去拿,你在沙发上坐一下。”

    许荧说完,看了一眼沙发,上面全是她的衣服裙子、还有内/衣内/裤。

    这该死的萧露,平日里懒得要死,今天怎么这么勤把她晒的衣服全收下来了。

    许荧赶紧跨过去,用衣裙遮住了那些令人尴尬的东西。

    她的小动作被杜霄尽收眼底,他眉毛动了动,说:“也不是没见过,不用藏了。”

    “……”

    他都这么说了,许荧也不忸怩了,直接将沙发上的衣服一把抱起,收进了房里,随手塞进了柜子里。

    她给杜霄拿了毛巾:“你擦擦,不知道擦不擦得干净,先用干的擦着试试,不行再弄湿看看。”

    家里的窗户都没有关,风太大了,将窗帘吹得一会儿鼓起来,一会儿又落下去。

    许荧一个个将窗户都关上,只剩她房里了。

    走到窗边准备关窗,随便瞥了一眼,天幕上乌云压境,一派风雨欲来之意。

    许荧探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感觉要下雨了?”

    说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萧露的电话。

    萧露这次几乎是秒接,这和她平时的人设完全不同。

    电话那端传来很大声的音乐声,但又不是那种节奏感很强的夜店音乐。好像是驻场的歌声,完全遮盖了萧露的声音,许荧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许荧将手机拿远了些,问:“你在哪儿啊萧露?”

    “外面喝酒!”

    许荧听她又去喝酒,皱了皱眉:“那你今晚还回不回啊?”

    背景的歌声越来越大,许荧什么都听不到了。萧露大约是走了几步,离开了之前的地方,音乐声小了许多。

    “咋啦?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也得给你打电话了吧,几点了你还不回啊?”

    萧露说:“和几个潮玩发烧友聚会。”

    “男的女的?”

    “有男有女。喝完酒说要去打麻将。”

    “那你今晚不回来了?”许荧问。

    萧露无奈地叹息:“你懂的,麻将一打,那不是一通宵的事。”

    萧露平日里就不爱打麻将,看来是真的同城聚会,应酬了。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

    许荧刚要挂断电话,就突然听见萧露说: “等等等等!”

    “还有事?”

    萧露说:“你要过夜,去杜霄家啊。”

    “我已经回家了好不好,不然我能知道你不在家吗?”

    “不是。”萧露用很学术的语气探讨:“是你那个床,我怀疑承受不了这种重量。平日里你一个人翻个身都嘎吱作响那么大声,他那么高,体重基数在那,还要在上面做那么激烈的事,感觉撑不住。”

    “……”许荧要被她说得臊死了:“你真是闲出屁了,还有空想这些,还是去打你的麻将吧!”

    “……”

    许荧被萧露满嘴跑火车说得面红耳赤。

    电话挂断,鬼使神差看了一眼自己的床,用手拍了拍,还算结实。

    顷刻后,许荧被自己这个举动吓到了,她在试什么?

    这么一想,更忍不住啐骂自己:“疯了吧?”

    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走进客厅,再看杜霄,他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擦着


    第82节[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