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节

    第87节[1/2页)]

    ……

    许荧眼睛瞪得大大的,站在长廊央,一动不动。不一会儿,萤火公主的广告又来了一次。

    她突然感觉耳畔一道温热的呼吸轻轻的一扫而过。许荧缩了一下脖子,猛一回头,就看见杜霄那张熟悉的脸孔。

    许荧一圈捶在杜霄胸口:“你故意的啊?”

    杜霄结结实实受了一圈,嘴角微扬:“最近把你支开真的费了点心思。公司只在这一站投了广告,把你骗来也真不容易,还以为你要翻脸走了。”

    “你好歹给点提示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直接走了。”

    杜霄笑:“没走就好。”

    许荧眼眶立刻就积满了眼泪,“这是什么啊?”

    来往的路人好像都恍然消失了,许荧眼里只看得到杜霄。长廊里灌进的冷风,仿佛也带着温暖的温度。

    杜霄低头。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许叔叔那年准备了什么吗?”他揽着她的肩膀,两人一齐面向屏幕:“就是它。”

    许荧百感交集,许久,她才低语道:“原来,它叫萤火公主啊。”

    杜霄的声音带着勾人魂魄的温柔和蜜意。

    他说:“许荧,放下过去,从今天起,我们开始新生活,好吗?”

    许荧激动到说不出话,只是眼泪成串地落下。

    她坚定地点头。

    “好。”

    ……

    很多很多年后,许荧回想起26岁生日那一年,仍然会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发生的每一幕。

    那一天仿佛是一个交接。

    萤火公主将她从爸爸手,移交到了杜霄手。

    她的生活被赋予了全新的,更鲜活的意义。

    从此,风雨共度,谁也不会先放手。

    漫长无聊的时光里,斑斓的浮生世界里。

    得此人,足矣。

    作者有话说:

    终于完结了。

    真是要流眼泪了。。

    QAQ该说的,上一章的作话都说了。下本好好努力吧。。

    感谢大家~

    放三本预收,有兴趣地麻烦收一下。应该不会很久就会开了。

    ————————

    《隔夜玫瑰》

    案:

    1976年生的沈月君,从小到大读的都是铁路子弟学校,认识的每个人都与铁路有关。

    她的人生就像铁轨上的列车,必须遵循着轨道行驶,一旦脱轨,就是事故。

    她人生的三次“事故”都和徐行之有关。

    第一次是和徐行之相恋,第二次是和徐行之结婚,第三次是和徐行之离婚。

    三次“事故”,组成了一个“故事”。

    有人说爱是玫瑰,沈月君却觉得,爱是隔夜的玫瑰,不新鲜了,却舍不得扔。

    和初恋结婚的人,后来过得好吗?

    90年代写起,从18岁写到38岁。

    PS:HE。

    ****

    《恋爱常败日常》

    案:

    季司沿最近遇到了一段不用谈感情的关系。

    对方温婉漂亮,做事妥帖,话少没要求。

    他第一次在要不要结束这个辩题上摇摆。

    直到上庭时,在辩方律师席上再见她。

    他甚至不敢相信,那个温顺的女人,竟然是眼前牙尖嘴利角度刁钻的新锐婚姻纠纷女律师。

    离开时,他听见她安慰当事人:哪有甩不掉的男人?只要认真


    第87节[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