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节

    第88节[1/2页)]

    主持人见此情景,开始问起了八卦。

    “听说您二位,学生时代就是情侣。能说说到处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吗?”

    许荧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我们俩的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垃圾桶旁边吧?”

    主持人:“垃圾桶?怎么会是这么不浪漫的地方?”

    许荧笑笑:“不仅不浪漫, 还很搞笑。”

    ……

    “很多年前, 有一个女孩子追我追了很久, 她把能想的招都用完了,见我不答应,就开始出烂招。她和我说,社团一个学长喜欢她,约她看电影,如果我确定不和她交往,她就和学长交往了。”他微顿:“很巧合,那个学长,是我室友的表哥。”

    杜霄轻轻地笑了,那么近的在许荧耳边,好像一根火柴点燃以后,丢进了一堆棉花里,瞬间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许荧的脸蹭一下就红了。

    杜霄的故事没有说完。

    那天晚上,是许荧给自己的最后期限。

    她站在操场的升旗台旁边,背靠着升旗台,没有旗帜的旗杆光秃秃地立在那里,看上去很是寂寥。

    许荧内心忐忑又焦急。

    杜霄姗姗来迟,双手插着兜,眼眸微挑,带着几分痞气。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他好像一点也没有担心许荧会和别人在一起。

    这让许荧非常伤心。

    在他面前一直低微追求的许荧,觉得胸前堵得慌,那种心意没有被珍惜的委屈,终于让她忍不住情绪。

    “我今天确实是非常喜欢你,但是明天可不一定。如果你一直这样拿乔,我真的会和别人在一起。”

    杜霄挑眉,轻吐四字:“别人是谁?”

    许荧有些慌,马上报出了那个学长的名字。

    “噢。”杜霄嗤地一笑:“学长是我室友的表哥,你知道吗?”

    许荧终于明白了他的不慌不忙,他像逗狗一样看着她使乱招,说胡话,最后又一举揭穿。

    这让许荧瞬间恼羞成怒。

    “杜霄你真是个死直男,你都不知道你错过了多么可爱的女孩!”许荧临走对着杜霄撩狠话:“长得高有什么了不起的?不低头还不是亲不到我?”

    许荧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完了。气急败坏就要离开。

    刚走出一步,就被杜霄一把拽了回来。

    他骤然压向许荧,双手探向许荧腰间,稍一用力,就将她抱了起来。

    他把许荧放在升旗台上坐着。

    许荧整个人都懵了,只是呆呆地低头看向杜霄。

    杜霄双手撑在许荧的大腿外侧,表情懒懒的。

    “谁说的?”

    “什么?”

    “谁说,我不低头,就亲不到你?”

    不等许荧缓过神来,杜霄仰起头,寻着许荧的嘴唇,便吻了下去……

    还记得那一年,安城遭遇了五十年难遇的雪灾,连下了十几天的雪,天冷得出门风一吹,脸上都是麻的。

    走在路上,雪被踩过一轮又一轮,已经压实了,又撒了化雪的盐,但是效果不佳,还是滑滑的。

    两人走得都很慢。

    寒风凛冽,杜霄见许荧忘了戴手套,将自己的手套脱下来,强行给许荧戴上。

    然后傻兮兮地牵着许荧的手,那么宝贝。

    爱人的手是暖的,好像可以抵抗所有的寒冷。

    许荧忍不住问杜霄:“你对我这么好,万一我们以后分手了,怎么办?”

    杜霄脸上是冷傲又笃定的表情:“我永远也不会跟你分手。”

    许荧却是较真了:“那万一是我要分手呢?”

    “如果你一定要分手,那我同意。”杜霄突然低头,捧住许荧的脸,无比认真地说:“但是下家,只能是我。”

    来自杜霄的微信。

    没有前言后语,也没有任何语境,就十二个字。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许荧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发颤,那一瞬间,好像呼吸都停了下来。

    世界突然变得静悄悄的。

    这十二个字她太过熟悉,一下子将她拉回了过去。

    那时候他们读大学的时候,两人闹了别扭,杜霄忘了她换了课,没有去接她,打球打到电话也不接。

    那次许荧矫情了很久,但是他都照单全收。

    她在图书馆学习,见杜霄跟过来,她冷冷地说:“不要和我坐一起,我们还没有和好。”

    杜霄双手插在口袋里,头发柔软地搭在头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他歪头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可他还是拿出了十足的耐心。

    “那不行。”杜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我必须跟我老婆坐。”


    第88节[1/2页)]